张春桥预言华国锋 华国锋与叶剑英指挥抓quot四人帮quot 张春桥先quot受审quot

时间:2020-12-14手机版

华国锋确定了抓“四人帮”的决策

进入1976年9月下旬,“四人帮”的“倒华”动作更大了。他们在上海暗中搞的第二武装――上海民兵的活动日益频繁,同时,他们开始在中央直接攻击华国锋。9月16日,“四人帮”抛出了两报一刊(即《人民日报》、《解放军报》、《红旗》杂志——笔者注)社论《毛主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》,公开对他们篡改的毛泽东临终嘱咐“按既定方针办”进行了诠释,社论说:按既定方针办,就是“永远遵循毛主席的教导,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,坚持党的基本路线,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。”这些话实际上是说,华国锋没有按毛泽东的既定方针办,威胁华国锋必须按照他们的路线走。在攻击华国锋的同时,江青出面对华国锋进行无理纠缠。早在毛泽东逝世的当天,江青就向华国锋提出,毛泽东是被邓小平气死的,必须开除邓小平的党籍。华国锋不理江青,江青就纠缠不休,其他政治局委员说,现在不是讨论这件事的时候,江青才暂时不闹。接着,江青又纠缠张玉凤,要拿走毛泽东的一些文件和档案,张被逼无奈,让江青拿走了两份。华国锋得知后,让汪东兴追回了这两份文件。江青又向华国锋提出,要毛远新留在中央工作,张春桥等也随声附和,但华国锋决定,毛远新回辽宁省工作,江青就与华争执不休,反复提这个事。据吴德回忆,在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,江青反复与华国锋纠缠毛远新去留的问题,一直纠缠到第二天早晨5点钟,华国锋捺着性子,只是耐心地听。最后华国锋问江青,讲完了没有,江青说讲完了,华国锋立即宣布:散会,毛远新还是回辽宁。与此同时,“四人帮”抓紧做夺权的准备。9月21日,张春桥在北京单独会见徐景贤,听取8月间丁盛(当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——笔者注)与马天水、徐景贤、王秀珍秘谈的情况汇报,当得知南京军区有一些部队不但不听丁盛的,还调动了三个师驻扎在上海外围的情况后,张春桥说:“我们只有笔杆子,没有枪杆子。”他指示,要在上海尽快扩大第二武装。9月21日当天,王洪文就跑回上海,对上海民兵的所谓“布防”问题,做了部署。28日,张春桥派人回上海向上海市委传话说:现在要“提高警惕”,有人要“整上海”,上海还没有经受林彪一类上台的考验。

当时,党和军队内很多老同志,包括陈云、王震、邓小平、邓颖超、李德生、陈锡联等,都与叶剑英或者相互之间商讨过要解决“四人帮”问题。但是,他们也都意识到,华国锋是党中央第一副主席、国务院总理,是中国实际的党政第一号领导人,只有华国锋提出解决“四人帮”问题,才名正言顺,才合乎党法。华国锋心中也知道,解决“四人帮”问题非由他先提出不可。心中有了底之后,华国锋首先提出了这个问题,于9月11日郑重向李先念提出要解决“四人帮”问题,并且把解决“四人帮”的任务,交给了叶剑英和汪东兴。李先念接受华国锋的委托后,于9月13日见叶剑英,转达了华国锋的委托。不久,华国锋、李先念、陈锡联、纪登奎、吴德在国务院后边的会议室里讨论解决“四人帮”的问题。华国锋首先说:“毛主席提出的‘四人帮’问题,怎么解决?”虽然大家没有深谈,但华国锋已经把解决“四人帮”的问题向他们提出来了。9月26日晚上,华国锋约李先念等谈话,交换对解决“四人帮”问题的意见。华国锋说,现在看来,我们同“四人帮”的斗争,已经不可避免,这场斗争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命运;如果“四人帮”篡党夺权的阴谋得逞,就会断送我们党领导人民创建的社会主义事业,不知会有多少人头落地,我们就是党和人民的罪人。可见,那个时候,华国锋不但再次提出要解决“四人帮”问题,而且已经争取到了中央多数领导人的支持,下一步就是怎样解决“四人帮”的问题了。

亲自坐阵怀仁堂

1976年10月4日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了一篇署名“梁效”的文章《永远按毛主席既定方针办》。文章不点名地攻击华国锋“篡改毛主席的既定方针,就是背叛马克思主义,背叛社会主义,背叛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。”这篇文章,等于是“四人帮”向华国锋宣战了。原来,两天前,华国锋在乔冠华9月30日送审的一个材料上批示说:文中引用毛主席的嘱咐错误,“我查对了一下,与毛主席亲笔写的错了三个字。毛主席写的和我在政治局传达的都是‘照过去方针办’,为了避免再错传下去,我把它删去了。”“四人帮”看到华国锋这个指示后,立即做出了反应,他们安排“梁效”写作班子,连夜写出了《永远按毛主席既定方针办》一文。这篇文章虽然没有点名,但明显把华国锋定为“修正主义头子”,“篡改毛主席的既定方针”,“背叛马克思主义,背叛社会主义,背叛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”,是还在“走”的“走资派”。这样,华国锋就处于必须被打倒之列了。

华国锋看了这篇文章后,决心要尽快解决“四人帮”问题。他在9月未与李先念、吴德等人商量解决“四人帮”问题时,确定了“越快越好”的方针。他说“早比晚好,愈早愈好。”当时,李、吴二人都同意华国锋的这一方针。这一方针正好同叶剑英不谋而合。10月4日,叶剑英看了《永远按毛主席既定方针办》一文后,专门驱车进城,向华国锋汇报了解决“四人帮”的方略。叶剑英的意见是,不能再等待了,必须当机立断,以快打慢。这个意见,正合华国锋之意,他当即表示同意,并且决定,解决的时间,最迟在后天。这样,华国锋在解决“四人帮”问题上最后拍了板:在10月6日抓“四人帮”。拍板后,为了更慎重些,华国锋要叶剑英通知陆海空等各军种、兵种,三总部,“务必搞好战备”,“一切行动听从军委指挥”,把军队牢牢掌握住。

华国锋拍板后,还有些不放心,他对一些细节问题过问得很细。他要叶剑英立即到汪东兴那里,把解决“四人帮”的方式和一切细节都安排好,落实好,做到万无一失,并且亲自送叶剑英上车。叶剑英从华国锋那里出来,立即到汪东兴那里,把华国锋拍板做出的决定告诉了汪东兴,并且与汪东兴一起商定了10月6日解决“四人帮”的方式问题。因为此前华国锋已经把解决“四人帮”问题的决心告诉了汪东兴,此时汪东兴已经考虑好了一个抓“四人帮”的方式。他向叶剑英谈了这个方式,这就是:在10月6日下午,由中央办公厅通知“四人帮”中的王洪文、张春桥、姚文元,晚8时在中南海怀仁堂开会,就说会议有两个议题:一是审议《毛泽东选集》第五卷的清样,一是研究毛主席纪念堂的方案和中南海毛主席故居的安置问题,王、张二人必到会,让姚文元以列席名义来怀仁堂,姚也会到会,等他们到怀仁堂时,安排中央警卫局的警卫将他们抓起来。至于江青及他们的另外几个死党,则安排中央警卫局派人到他们的住处把他们抓起来。叶与汪商定,一定要严格保密,妥善安排,严密组织,人不能多,但要精干。到时,对“四人帮”的警卫人员也要实行隔离,对每一个细节,都要慎重决定,并由汪东兴完全负责。随后,他们向华国锋做了详细汇报,华国锋做出决定:就按汪东兴确定的方案办,10月6日,由汪东兴负全责,抓“四人帮”。

10月6日,华国锋提前一个小时来到中南海怀仁堂。同一时间,叶剑英也来到中南海怀仁堂。怀仁堂里,往常摆放的会议桌椅全被搬了出去,只在前厅摆放了两个大沙发,华国锋和叶剑英坐在大沙发上。在这里,华国锋亲自坐阵,与叶剑英共同指挥抓“四人帮”。

上一篇:襄汾溃坝事故 [视频]山西襄汾尾矿库溃坝事故已有56人遇难下一篇:华语辩论 环球辩论紫禁之巅全球最大华语辩论赛决赛在故宫举行

相关内容

  • 买枪械 男子发帖兜售军用枪支 称92式手枪需4000元

    买枪械重庆某网站上的销售枪支信息记者张路桥摄16日下午,海南一男子在重庆某网站发帖子,称可以销售各种型号的军用手枪和全自动狙击步枪。重庆市公安局网监管理处工作人员称,已经对此事备案,正在查处,提醒市民不要上当。发帖男子兜售军用枪支当日下午,记者在重庆生活网论坛上看到一篇题为《销售军用手枪:质量为本,信誉为重》的帖子。发帖人“djf88”称,可以出售各种型号的军用手枪、全自动狙击步枪以及老虎头

    2020-12-14

  • 客氏 太监和宫女也要恋爱魏忠贤和客氏的故事

    客氏客氏之所以要力挺魏忠贤,有一个重要原因——因为他俩是“两口子”,伴侣关系。在古代宫廷中,太监和宫女长期不能过正常家庭生活,生理和心理不免失衡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就流行一种“对食”关系。从字面上看,是男女合伙吃饭的意思,实际就是临时夫妻。两人虽不能真的“那个”,但意思意思也聊胜于无。早在汉代,宫里的这种男女互助关系就叫“对食”。到明代,因宫女常为一个固定的宦官热菜热饭,所以又称女方为“菜户”,

    2020-12-14

  • 中国节 当中国节变成世界节

    中国节中秋佳节,欢庆的不只是亿万华人。不少外国人光顾国外超市特设的月饼专区,竞相品尝让人回味良久的中国点心。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中国传统节日漂洋过海,与各国友人分享良辰美俗,成为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一张名片。从春节到中秋,当越来越多的中国节变成世界节,世界各地的中国味儿也越来越浓。一把剪刀、一张红纸就能造出整个世界,剪纸工艺让俄罗斯姑娘赞叹不已;现代化的城市中如此美丽的文化标志,德国小伙义务宣

    2020-12-14

热门tag